Site Overlay

美油企或迎破产潮特朗普干预致油价暴涨还能涨多少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4月3日电(张旭)4月1日,美国页岩油巨头惠廷公司(Whiting Petroleum)宣布申请破产保护,成为本轮石油价格战的全球油气行业首个“牺牲品”。

业内认为,当前油价水平下,绝大部分页岩油企业都将亏损,或将迎来破产潮。4月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称,与沙特等沟通后,预计沙特和俄罗斯将减产,国际油价随即大涨逾20%。油价回升,能否为这些企业带来一线生机?

谁会是下一个倒下的美国页岩油公司?

过去十年间,页岩油行业正是靠借债大幅提高石油产量,使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石油生产国。能源经济与金融分析研究所(IEEFA)对34家页岩气公司的调查显示,过去10年,这些公司的总投资比收入高出1890亿美元,其中包括去年21亿美元的负现金流。

据大陆资源公司在财报中的估计,WTI原油价格每变化5美元,就会影响大约3亿美元的年度现金流。以此计算,当前油价之下,大陆资源公司对运营现金流的预算,甚至可能归零。

另一方面是全球需求疲软。研究公司Rystad Energy预估,4月全球原油需求将同比下降近23%。花旗也预测,未来几周内,原油需求或将以每天2000万桶的数量下降,而库存则会迅速增加,油价可能继续大幅下挫。(完)

面临违约风险的不乏能源巨头。就在几周之前,西方石油公司(NYSE:OXY)斥资380亿美元收购竞争对手阿纳达科石油公司。这笔交易使西方石油公司跻身美国顶级页岩油生产商,但同时也加大了公司负债。

大陆资源公司(NYSE:CLR)2019年净利润为7.756亿美元,其在财报中表示,2020年资本预算预计将产生29亿至30亿美元的运营现金流,以及3.5亿至4亿美元的自由现金流。然而,该数据是以WTI原油55美元/桶的价格进行计算的,但目前原油价格远低于这一估算价格。

不过有外媒报道称,俄罗斯总统普京发言人德米特里·佩斯科夫(Dmitry Peskov)表示,俄罗斯总统并未与沙特王储谈过话。市场也对特朗普的说法产生怀疑,如果是每天减产1000万桶石油,相当于让俄罗斯和沙特削减将近45%的石油产量,这是前所未有的举动。

隧道开工以来,中铁一局建设者穿越6条地质断裂带,为排出单日最高22万立方米的涌水,先后建设7座抽水站,56台大水泵接力。这样的单日涌水量,足足可以蓄满88个长50米的标准游泳池。

除了“水深”,还有“火热”。隧道内高地温段长期温度达40℃左右、湿度85%以上,施工单位长年往隧道施工挖掘面运送冰块降温,每天每个挖掘面需要12吨冰块,施工人员每3小时就要轮换一次。

惠廷公司成立于1980年,曾是北达科他州巴肯地区最大的石油生产商,主要在美国巴肯盆地、三叉页岩区块以及丹佛-朱尔斯堡盆地经营。截至2019年12月31日,该公司拥有4.854亿桶石油当量的油气储备,原油、天然气凝析液和天然气占比分别为55%、21%和24%。

特朗普出手干预,油价现暴涨

“单日的油价上涨尚不足以让页岩油企业盈利,目前油价水平仍然远低于其成本。”有原油分析师表示,国际油价可能进一步下跌。

监察法第二十二条明确规定:“对涉嫌行贿犯罪或者共同职务犯罪的涉案人员,监察机关可以依照前款规定采取留置措施。”高乃则被立案调查,为那些企图“围猎”干部的人敲响警钟。为公权运行营造清、净的环境,铲除滋生腐败的土壤,就必须坚持受贿行贿一起查,对巨额行贿、多次行贿、影响恶劣的坚决查处,该移送的坚决移送。

早在原油价格下跌之前,惠廷公司就面临着财务压力。2015-2016年油价崩盘之前,惠廷曾以60亿美元的价格(其中包括22亿美元的债务)收购竞争对手科迪亚克石油天然气公司(Kodiak Oil&Gas)。在这之后,惠廷便深受负债困扰。

图为4月2日特朗普推文截图。

信用评级公司惠誉国际评级(Fitch Ratings)数据显示,如果这种情况持续下去,美国许多钻探商可能会在今年拖欠逾320亿美元的高收益债券,预计违约率将为17%。

据沙特通讯社报道,4月2日,沙特王储与特朗普就油市问题进行了电话通话。特朗普也表示,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和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通电话,期望沙特和俄罗斯减产1000-1500万桶/日。

大瑞铁路全长约330公里,东起云南省大理市,西至中缅边境瑞丽市,是中国《中长期铁路网规划》中完善路网布局和西部开发重要项目之一。建成通车后,大理至瑞丽的旅行时间将由现在约7小时缩短至约3小时。(完)

一方面原油库存持续增长。美国能源信息署(EIA)数据显示,截至3月27日,美国原油库存增加1380万桶,至4.692亿桶。这是2016年以来最大的单周涨幅。

韩正己认为,“已经高度负债的美国页岩油企业很难再效仿2016年时通过借贷的方式筹措资金。因此,对于美国页岩油公司而言,节约成本,大幅提高效率是渡过此次危机的可行方法之一。此外,或许还要寄期望于美国政府推出政策或措施帮助页岩油企业渡过此次困境。”

金联创原油分析师韩正己表示,美国页岩油开采成本位于36-47美元/桶之间。若油价保持在当前20-25美元/桶的水平,绝大部分页岩油企业都会持续亏损。挪威能源业咨询公司Rystad Energy也警告,绝大多数页岩油开采商无法盈利,数量超过100家。

行贿与受贿是一根藤上的两个“毒瓜”,“围猎”行为性质恶劣,影响极坏,不仅破坏亲清政商关系、损害营商环境,还严重败坏社会风气、污染政治生态,必须坚决清除。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指出,坚持受贿行贿一起查。十九届中央纪委四次全会再次强调,要“坚持受贿行贿一起查”“对巨额行贿、多次行贿的严肃处置,坚决斩断‘围猎’和甘于被‘围猎’的利益链,坚决破除权钱交易的关系网”。

该公司CEO布拉德-霍利(Brad Holly)表示,考虑到沙特与俄罗斯之间的价格战以及疫情将持续多久的不确定性,公司提出重组计划是其“最佳方案”。

虽然被逼入破产保护的境地,但惠廷公司并非束手无策。上周,惠廷公司已经对其34亿美元的净经营损失进行保护,有可能在今后获得联邦政府的减税额度。除此之外,惠廷公司表示,其债权人已同意通过将部分票据换成97%的新股来削减债务约22亿美元,现有股东将拥有重组后公司的3%的股份。

受上述消息刺激,4月2日,国际原油期货价格暴涨,美国WTI原油期货盘中最高涨超30%,布伦特原油期货盘中最高涨超46%。截至收盘,美国WTI原油期货涨幅24.67%,报25.32美元/桶;布伦特原油期货涨幅21.02%,报29.94美元/桶,均为史上最大单日涨幅。

阿帕奇石油公司在财报中指出,2019年公司全年亏损36亿美元,并且比2018年减少了23%的资本投资。

同日,沙特呼吁召开紧急OPEC+会议。沙特方面称OPEC+应寻求公平的协议,并表示OPEC+将恢复石油市场必须的平衡。OPEC为石油输出国组织的英文缩写简称,中文简称“欧佩克”。

事实上,美国总统特朗普也正从中斡旋,以挽回持续低迷的国际油价。

因地质条件复杂,大柱山隧道施工好似在“豆腐渣里钻洞”。与突如其来的涌水、泥浆频繁作战,是施工人员12年来的家常便饭。2009年8月,隧道掘至最为艰难的燕子窝断层核心地段,156米的距离,整整打了26个月,平均每天仅能掘进约20厘米。

疫情叠加原油价格战的双重打击下,西方石油公司被迫将股息削减86%,这是该公司数十年来的首次下调股息。业内认为,这家高杠杆的油企或许能靠融资逃过一劫,但会元气大伤。

大柱山隧道的贯通,为大瑞铁路大保段2021年建成通车奠定了坚实基础。云桂铁路(沪昆客专)云南公司大瑞铁路指挥部副指挥长曾劲表示,截至目前,大瑞铁路全线44座隧道已贯通了29座;大理至保山段,路基工程已完成90%,桥梁工程已完成84%;保山至瑞丽段,路基工程已完成81%,桥梁工程已完成75%。

低油价导致绝大多数美国页岩油商现金流都为负值,和惠廷公司一样面临资金风险的企业还有不少。

2019年年底,惠廷公司调整后的营业利润未能涵盖其利息支付,随后有华尔街机构投资者发出警告,惠廷公司要维持运营,油价至少要达到50美元/桶。

美石油巨头股价一年跌去98.84%

同日,惠廷公司股价暴跌44%,第二天再度下跌16.83%。英为财情数据显示,截至4月2日收盘,惠廷公司股价仅31美分,近一年来惠廷市值蒸发98.84%,目前市值仅为2839万美元。

受贿行贿一起查、让“围猎者”付出代价,是深化标本兼治,构建一体推进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体制机制,巩固发展反腐败斗争压倒性胜利的有效之举。纪检监察机关要保持定力耐力,稳高压态势、稳惩治力度、稳干部群众对持续正风反腐的预期,坚持无禁区、全覆盖、零容忍,坚持重遏制、强高压、长震慑,坚持受贿行贿一起查,把“严”的主基调长期坚持下去。(董渺)

大柱山隧道贯通还克服了众多难题:施工只能从进出口独头掘进,无竖井、斜井等辅助施工条件,最大独头掘进长度达8.3公里;为解决隧道进出口独头掘进带来施工弃碴、通风、排水难题,在正洞左侧30米处,还平行建设长14190米的平导;隧道最大埋深达955米,最大纵坡23.5‰;成功穿越了1270米含有瓦斯气体的煤系地层……

除此之外,阿帕奇公司(NYSE:APA)、德文能源公司(NYSE:DVN)和墨菲石油公司(NYSE:MUR)等公司也在加入成本削减的行列,宣布大幅削减了30%或更多的资本预算。

惠廷公司当地时间4月1日宣布,已向美国德克萨斯州南区破产法院申请第11章破产保护,促使其股票在纽约证券交易所停牌。

2020年3月,由于新冠肺炎疫情抑制原油需求,叠加沙特发起的原油价格战,国际原油出现有史以来最大的单月降幅,WTI原油期货价格在3月份跌幅超过50%,目前处于20-25美元/桶的低位。

根据惠廷公司说法,公司拥有超过5.85亿美元资产负债表上的现金,将继续保持营运,相关供应商、合作伙伴及员工都将不受到破产重整影响,并预计2020年将生产约4200万桶原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