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Overlay

日本近期确诊病例激增延期的东京奥运还能顺利举行吗

延期的东京奥运还能顺利举行吗?

自3月24日东京奥组委宣告2020东京夏季奥运会延期至2021年夏季后,随着持续反复的疫情发展,8月4日,东京奥组委发言人高谷正哲在新闻发布会上再次为本届奥运发声,表示“最终如何举办奥运会,要看疫情发展形势以及各方磋商的结果”。

全球疫情是全人类的灾难,东京奥运会的命运仅是一个缩影。“我们都还是希望疫情能够得到控制,奥运会能够正常举行。”吕耀东表示。

对于其他两个部分,周永生认为,从效果上考虑,观众的缺失将会影响比赛的热烈程度。届时赛事转播权的价格、广告商的投入,或许都会被重新评估。

国际奥委会已经明确表示,如果明年的全球防疫形势依然严峻,将不再对东京奥运会进行延期,而是直接取消。这意味着明年将是日本的最后一次机会。

“推迟到明年已是最后一个选项,再推迟会影响以后的奥运赛事。”吕耀东说,“目前来看,日本政府及各方面是很认真地去应对奥运会的举办,很重视防疫工作。”

宋朝介绍,爷爷几乎每天都是早上6点多起来,骑车进城卖菜,卖的菜都是他和奶奶种的小菜,一般就三五个品种,量也不多,11点左右就会回来,下午一般在家逛耍。

疫情当前,日本民众对于奥运会显得有些意兴阑珊,而将目光聚焦在眼下的防疫问题上。

据新华社报道,推迟奥运会或将导致超过30亿美元的日本国内商业赞助损失及约120亿美元的日本政府筹备支出损失。

如果奥运会抱憾取消,是否有人可以与日本分担这一笔损失?吕耀东认为,国际奥委会或能成为一线希望。“面对突发疫情,国际奥委会应该会有内部的一些章程和机制来弥补应对。”

更为严重的是,据《读卖新闻》报道,日本国立感染症研究所最新研究发现,6月以来在日本扩散的新冠肺炎病毒为变异后的、具有新型基因序列的类型。目前日本大量增加的确诊病例,大多感染的是这种变异后的病毒。

“对于奥运会,日本从财力上、物力上,包括人的精神上都投入巨大。”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外交研究室主任吕耀东指出。

宋天云的孙儿宋朝告诉记者,别看爷爷已经96岁高龄,不仅耳聪目明,而且精神头十足,干起农活来更是手脚利索。

陈天柱强调,警方绝不姑息犯罪行为,犯法就是犯法,一定要负责。

针对2019年发生的“元朗7·21事件”,警方拘捕了13名涉嫌参与暴动男子,年龄在26至48岁之间,包括林姓立法会议员,其他人的职业包括银行副总裁、社工、厨师、技工、仓务司机等。当中1人报住元朗,其他被捕者分布香港其他区,部分人有黑社会背景。

近期,日本疫情呈加速扩散之势,截至8月12日,日本累计确诊超过5万例,统计显示,进入8月,日本单日新增确诊数基本每天都超过千例,近1周时间,累计确诊已猛增1万例。

据日本放送协会(NHK)在7月进行的民调显示,仅有26%的受访民众认为应该坚持举办奥运会,六成民众不仅已对2021年举办奥运会的期望越来越低,甚至呼吁取消2021年奥运会,希望“把大会的预算用在预防疫情上”。

另外,奥运会“取消险”或许能提供缓冲气垫。据悉,提供奥运“取消险”的德国慕尼黑再保险集团及各承保公司可能成为白衣骑士。但今年4月,东京奥组委首席执行官武藤敏郎表示,暂不清楚谁能够支付这笔费用。

“日本这两天新冠肺炎病例确诊数增长速度太快。”提及日本疫情的第二次反弹,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周永生这样表示。

宋朝说,爷爷喜欢唱歌跳舞,90来岁的奶奶则比较含蓄,很少做这些,不过可能因为心态好,两人身体都比较好,健康长寿。

疫情与期待交织之下,东京奥运会的未来仍是一个未知数。“在疫情反弹的情况下,还是需要先解决抗疫问题,再考虑其他的问题。”周永生认为。(杨 宁 董雅惠)

“在信息化技术的发展之下,闭门比赛通过网络和电视转播,也可以达到一些应有的效果。”吕耀东说。

“这种情况容易造成大规模传染。如果不采取措施改变这种状态,疫情还有可能进一步严重化。”对于未来疫情发展,周永生不无担忧地说。

“1964年的东京奥运会,不仅塑造了日本一个新兴国家的形象,也使日本经济获得大发展,让日本国家形象和软实力获得大幅度提高。发达的基础设施、领先的新干线铁路以及良好的秩序,都为其带来了声誉,出现了奥林匹克景气。”联系过去,周永生分析指出,通过2020年东京奥运会再现昔日辉煌,是日本的愿景。

9月26日,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经过多方打听,联系上这位跳舞卖菜的爷爷,他叫宋天云,来自有“中国长寿之乡”之称的四川省眉山市彭山区。

为保证奥运会明年顺利举行,日本政府及东京奥组委一直在积极寻找应对的方式。本月4日,东京奥组委发言人高谷正哲的发言似乎暗示着闭门比赛成为新的考量。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20年08月15日第 06 版)

为了迎接奥运,日本举国上下倾注心血。据统计,筹办奥运的整体费用已经达到260亿美元,仅场馆建设投入资金,就已超越以往五届总和。

如今,宋天云住在眉山市彭山区公义场社区。他年轻的时候,十分喜欢跳舞唱歌。上了年纪之后,依旧热爱跳舞,他还教育大家:这人,要乐观!

吕耀东说,“如果缺失观众,运动员的竞技状态以及竞争性可能受一定的影响。奥运会本来就是全世界的盛会,饱含竞技体育的激情。能不能保证整体的观赏性、能不能体现奥运的精神,都是应该去考虑的。”

进入8月以来,日本的第二波疫情来势汹汹,使得原本延迟一年的2020东京奥运会,再次笼罩上了一层不确定性。如今,面对前期投入巨大、民众意兴阑珊、计划不及变化等重重困难,东京奥运会能否顺利举办?

香港特区政府警务处新界北总区刑事总部高级警司陈天柱表示,这13人当中有7人涉嫌港铁元朗站内的冲突,其余6人涉嫌在英龙围及南边围附近的冲突。他指出,这次事件并非无差别袭击,双方在元朗站大堂内对峙期间,是“势均力敌,旗鼓相当”,所谓“警黑勾结”的指控是子虚乌有。

然而对于“闭门竞赛”,人们仍有疑虑。“奥运会收入由三大部分组成:门票、电视转播权和广告。”周永生分析,“闭门比赛完全没有了现场观众的收入,这不仅仅是门票的收入,更是综合消费的损失。”

对当前的激增,周永生指出,这与当前日本的抗疫政策也有着密切的关系。“日本目前病人必须连续4天以上有严重症状,医院才给检测,所以这就很容易造成大量的无症状感染者的隐匿。”

在此之前,2020东京奥运会被命名为“重建的奥运”,一直以来被日本政府及民众寄予厚望,日本国内甚至将奥运火炬直接命名为“复兴之火”。据日本2019年12月的民调显示,86%的民众“认为举办东京奥运会对日本是一件好事”。

“他种了一辈子菜。一直都很喜欢唱歌跳舞,走到哪儿都要拿着他那个音响,打开音乐就跳起来。”宋朝说,前些年,爷爷每天还要喝上一两左右的小酒,这两年才没有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