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Overlay

时评争做端掉深度贫困“碉堡”的英雄

新华时评:争做端掉深度贫困“碉堡”的英雄

新华社北京12月18日电 题:争做端掉深度贫困“碉堡”的英雄

为了帮助千万个像自己一样的年轻人实现“中国梦”,毕业后吴妮选择重返孔子学院,成为了塔那那利佛大学孔子学院的一名本土教师。“当看着我的学生通过汉语水平考试,拿到这本走近中国、改变命运的‘护照’,我的成就感油然而生。”

“学校用汉语开设了文化类课程,包括地理、历史等,这便于我们更好地学习汉语、了解中国。”在接触中国文化之前,郑彦柯脑海里关于中国的印象就是两个符号:熊猫和功夫。2015年,上高一的他开始学习汉语及中国文化,他心目中的中国形象才逐渐立体:历史悠久,开放包容……

面对深度贫困的“碉堡”,我们就是要背着“炸药包”舍我其谁地冲锋前进,英雄如我高呼一声:“为了全面小康,前进!”

【德国内部分歧严重 批法沉醉“理智特朗普主义”】

德国国际及安全事务协会分析员马约尔表示,如今,德国执政联盟内部分歧严重,加上默克尔政府只想安稳度过最后一届任期,与马克龙急于求变的心态截然不同。

吴妮(中文名)在江西师范大学有过两年的留学生活,2010年刚到中国时,她甚至看不懂菜单。在老师的鼓励下,她在学校参加各种文化活动,汉语表达能力得到快速提升。

据报道,马克龙早前再度呼吁欧盟成员团结,并发表了北约“脑死亡”论。28日,马克龙在巴黎爱丽舍宫会见了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并举行记者会。当谈及不久前他发表的北约已经“脑死亡”时,马克龙认为,这其实并非一味的斥责,而是一个“警钟”。

表面上,马克龙此举是批评美国和土耳其这两大北约成员国在中东事务上的擅自行动,实际上却是希望为强化欧盟提供理据。

学习汉语,是郑彦柯四年前的决定,当时只因在校园里看到一位学长汉语说得很流利而心生崇拜。正好,他所在的罗马国立住读学校从2009年起就开设了五年制中文国际理科高中,并开设有意大利最大的孔子课堂,学生学习汉语和中国文化十分方便并已成风尚。

部分德国官员对马克龙的言论嗤之以鼻,有官员形容他只是沉醉于“理智特朗普主义”,刻意发表连自己身边官员也感到意外的出格言论。德国部分官员认为,任何决策过程都需经由漫长而详细的外交接触,不可能被一时的言论所左右。

在党中央坚强领导和全国人民共同努力下,近年来脱贫攻坚乘胜前进。预计2019年全国减贫人口将超1000万;截至2019年底,95%以上的贫困人口可以脱贫,90%以上的贫困县可以摘帽。我们的目标正在变成现实。目前全国剩余贫困人口数量虽然已经不多,但都是脱贫难度最大的“三区三州”等国家层面深度贫困地区。作为坚中之坚、硬中之硬,这是脱贫攻坚必须攻克的最后堡垒。

12月9日至10日,2019年国际中文教育大会在长沙举行。来自意大利罗马国立住读学校、不久前斩获第十二届“汉语桥”世界中学生中文比赛总冠军的郑彦柯和来自马达加斯加塔那那利佛大学孔子学院的本土教师吴妮在此分享了他们与汉语的不解之缘。

有分析称,马克龙近日的举动,反映出他对默克尔的务实主义感到不耐烦,并且不满德国政府对欧盟改革方案过于审慎的态度,认为德国没能准确把握国际间的紧张局势。

“我对中国文化一往情深,把清华大学当做自己的留学目标,想学国际关系或播音主持等专业。”郑彦柯说,受中国文化以及自己喜欢中国文化的影响,父母和姐姐都把中国当成了自己的另一个家,上研究生的姐姐也开始学习汉语了。

“分则力散,专则力全。”贫困是人类的共同敌人,对深度贫困,“不管几路来,只管一路去”,务求全歼。要发挥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制度优势,全国一盘棋,城乡一股劲,东西部一条心,进度安排、项目落地、资金使用、人力调配、推进实施等各方面工作都要集中兵力。政策、资金重点要向“三区三州”等深度贫困地区倾斜,集中解决深度贫困地区公共服务、基础设施及基本医疗保障问题。

“中国的快速发展给像马达加斯加一样期待实现更好发展的非洲国家带来了新机遇,也为非洲年轻人带来了新机遇。”吴妮说,越来越多非洲国家希望拓展与中国的合作,也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扎根非洲,“学好汉语有出路”已成为马达加斯加和众多非洲国家年轻人的共识。(完)

报道称,马克龙自2017年上任以来,一直致力于提升法国在国际上地位,并推动欧盟以法国为核心加强紧密关系,包括提倡设立欧盟防卫合作机制等,但部分提案并未获得德国等欧盟主要势力的支持。

2020年,我们将迎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收官年。按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部署,要确保脱贫攻坚任务如期全面完成,集中兵力打好深度贫困歼灭战。

据俄联邦安全局19日发布的公告,这起枪击事件发生在莫斯科市中心俄联邦安全局总部大楼附近的大卢比扬卡街,1名枪手持自动步枪与联邦安全局工作人员进行对射,枪手被打死,1名联邦安全局工作人员遇难。

俄联邦侦查委员会已对这起枪击事件进行刑事立案。枪手的身份正在核查中。

打歼灭战,要以“炸碉堡”的精神和勇气,把堡垒一个一个拔除消灭,消而能灭,拔而能除,不允许贫困死灰复燃。要严把贫困人口退出关,杜绝“虚假式”脱贫、“算账式”脱贫、“指标式”脱贫、“游走式”脱贫。要通过建立机制,做好返贫人口和新发生贫困人口监测和帮扶,保障贫困群众真脱贫、稳脱贫。

【马克龙再提北约“脑死亡” 望推动欧盟改革】

另据俄卫生部发布的消息,5名俄联邦安全局工作人员在枪击事件中受伤,其中两人重伤。

有法国官员称,马克龙原认为默克尔有魄力推动欧盟改革,但最终错估对方。

在这里,吴妮还遇到了自己人生的另一半,也是一名本土教师。去年,夫妻俩的女儿降生了,他们期待20年后,女儿也能够到中国留学,和自己一样成为马中友好的使者。

据报道,法国和德国近年来就多个议题看法不同。德国执政基督教民主联盟(CDU)曾反对马克龙改革欧元区、推动区内经济一体化的构思,而德国社会民主党(SPD)也曾对马克龙打造“欧洲军队”的计划表示反对,

狭路相逢勇者胜,打歼灭战的关键是人。端掉深度贫困那些顽固“碉堡”,就要派最能打的人。县级党委是全县脱贫攻坚的总指挥部,县委书记要统揽脱贫攻坚。贫困村选派的第一书记、驻村工作队、大学生村官,要与群众拧成一股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