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Overlay

光荣退役这一刻家人和战友共同见证

中新网福州8月21日电 (刘扬 郑小强 石永明)21日,武警福建省总队机动支队举行2020年度转业干部退役仪式。在战友与家人的共同见证下,支队转业干部为自己的军旅生涯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当天,仪式在庄严的《义勇军进行曲》中拉开帷幕。“迎武警部队旗!”伴随着指挥员嘹亮的口令和护旗兵铿锵的步伐,全体转业干部军容严整,精神抖擞,深情地注视着这面火红的旗帜,向自己的战位做最后的告别。

转业干部家属记录下光荣时刻。石永明 摄

2017年11月5日,是黄书伦、何国珍结婚的大喜日子,阮书记主持婚礼,民警杨振当过礼先生。驻村民警都扎上大红花,去何家坡接娶何国珍。一路上唢呐声声,鞭炮阵阵。大门两侧的对联特别耀眼:春来春俏春光美,新房新婚新生活。横批:脱贫脱单。

黄书勇想有自己的房子,想念离家多年的妻儿。他握住杨振的手说:“只要能帮我把房子建起来,我都听你的。”

光有房,还不够。杨振与镇里联系,硬化了黄书勇家三百米的连户路。看到黄书勇还辛辛苦苦挑水吃,就掏钱买来水管,从一公里外的山弯里引来洞穴水,又买来一个铝制的水塔,可蓄水一吨多,以防缺水。为了让黄书勇走上致富路,杨振综合市场信息,帮他重新规划生产,种起辣椒、高粱、油菜,去年又增收八千多元。

现在的杨昌强时常念叨:“忙不开,忙不开呀!好在媳妇就要回来了。”他的妻子在外打工五年,没少吃苦。如今家中小龙虾饲养基地越来越兴旺,正缺人手,夫妻俩也该结束揪心的牵挂了。他天天盼望妻子早日回家,夫妻俩同心合力,守着家门口,把钱挣到手。

黄书伦的家坐落在一片葱郁的林子中,有桃有李,还有几笼慈竹。风吹来,竹叶簌簌作响。竹林下面的水田里,几只白鹭正在觅食,见有人走近,忽的一下飞向远处。

一阵微风吹来,荷叶相互挨挤着,发出簌簌的声音,夕晖洒在水田里,金灿灿的一片水波顺风铺陈开去……

脱贫路上,每一对夫妻都在倾心经营,呵护自己的家,各有各的故事,各有各的收获。

现在,黄书伦的女儿已经一岁半了,胖嘟嘟的小脸,逗一下就“咯咯咯”笑个不停。黄书伦夫妇干活回家,父母抢着“汇报”开心果的可爱事。女儿刚学会叫“妈妈”,甜甜地叫上一声,全家都乐开了花。

五十五岁的黄书勇是官塘村的木匠,可日子过得愁苦:自家没有住房,夫妻俩住在栏圈楼上,一儿两女没有单独的睡处。黄书勇也曾努过力,但始终没找到走出困境的路子,最后泄气了,酗酒、抱怨、发脾气,一家人过得憋屈。2001年,妻子一气之下,带两个女儿去了他乡。二十岁的儿子黄少林也负气外出,整整六年没与父亲联系。黄书勇变得更加乖僻,守着摇摇欲坠的栏圈,睡了醒,醒了醉。

2017年11月,民警杨振接手黄书勇的脱贫工作。他连续去黄家几次,总是见不到人,打电话给黄书勇,聊不上两句,对方就挂了。山不过来我过去,杨振选择晚上登门,终于见到睡在栏圈楼上的黄书勇。黄书勇见杨振如此心诚,心有点软了,你一言我一语拉起家常,谈到动情处,不禁抽泣起来,心里的抵触也被泪水冲刷个干净。

杨昌强细心勤快,整天都在田里打捞水草、按时消毒、定时投食。他的小龙虾养得好,餐馆找他预订小龙虾的电话也越来越多。

结婚后,黄书伦没有食言,勤耕勤种,孝敬父母,被群众推选为大银沟组组长、护林员、河道管理员、公路管理路长。他管理的林场有一千多亩,管理的河道有三公里,随时清理河道垃圾,禁止网、电、毒鱼,村里人交口称赞。黄书伦勤快好学,又养了五箱蜜蜂,还参加村里组织的“孵化鸡苗培训班”,今年投入生产,已售出五千多羽鸡苗……

该给小龙虾投食了。杨昌强手提半袋煮熟的包谷和黄豆,站在田埂上将料撒在田中,挥洒的动作十分熟练、有力。喂料轻声落入水田里,溅起一串串水泡。田里的荷花已长出了宽大的叶子,昨夜的雨水还积在上面,风吹来,如一粒硕大的珍珠在荷叶间来回滚动,晶莹透亮。

“阮书记,”黄书伦语气软了不少,“拆房子要劳力,我一时去哪里叫?”

支队领导与转业干部及家属合影。涂创 摄

为感谢他们为部队建设作出的突出贡献,该支队还特意向每一位转业干部赠送了一枚“私人订制”纪念盘。姓名、警衔、服役时间等都镌刻在了盘面之上。在熠熠生辉的警徽之下,“今天你以支队为荣,明天支队以你为傲”十六个字光彩夺目。

第二天一早,阮书记带上脱贫小组的民警来到黄书伦家,开始揭瓦片、拆木房。忙到中午,没人安排吃饭,黄书伦一脸歉意:“谁知你们说来就来,我一点儿准备都没有。”阮书记笑一笑,次日就带上大米、菜油、面条、蔬菜,还请来一位大娘煮饭。黄书伦看到大家为自己的事又贴劳力又贴伙食,心里着实过意不去,忙烧来几壶热茶,歇息时,一碗接一碗地捧给大伙喝。

房子亮堂堂的,日子也有了奔头,黄书伦变得勤快了。当年,他一个人就种了一亩高粱,犁了三亩水田,还喂了两头猪。到年底,喜获小丰收,热热闹闹过了个好年。

“今天既是一次送别,也是一次相聚……”武警福建省总队机动支队政委李信表代表支队党委和全体官兵向全体转业干部为部队作出的贡献表示衷心感谢,并祝愿他们再创新功。(完)

2017年6月,凤冈县公安局脱贫小组入驻官塘后,驻村第一书记阮兢来到黄书伦家了解情况。起初黄书伦并不热情,没答几句,就一蹦身从板凳上站起,丢下话来:“问再多再细都不管用!有钱才能解决问题。”阮书记也是干脆,当即把桌子一拍:“这个你放心,明天就动工给你建房子。”黄书伦脸上满是疑惑和惊诧,他七十多岁的父母则坐在屋角的凉椅上,半信半疑地接话道:“那就好了,我们家终于遇上贵人了,遇到好政策了。”

入夏时节,杨振去官塘村看望黄书勇。人刚到院边,就听见屋里传来“咣咣”的声音。走近一看,原来是黄书勇干起了木匠老本行,屋里摆放着几十只半成品木甑子、木盆、木桶。一问才知,是黄书勇自己联系的活计,加工好后四十元一件批发出去,有空时在家中干干,就能净挣四千多元。黄书勇放下手里活计,乐滋滋地告诉杨振,妻子、孩子都回来了,儿子还将屋粉刷了一遍,并计划下半年把厨房和猪圈修好。

山中有林,坝上有田,地方是好地方,但黄书伦穷得发愁,四十岁了还没找到对象。他曾在广东打工八年,当门卫、进工厂,东游西逛,一不留心岁数就晃大了,与父母住在三间旧木房里。谈及大龄的儿子,父母又是摇头又是叹息:要钱没钱,要房无房,哪有姑娘愿意嫁给一个不立事的男人?

钱的问题一解决,杨振就帮着黄书勇把家里栏圈拆掉,买来材料,在原址上盖新房。那阵子杨振天天泡在黄书勇家,指挥工人忙上忙下。差人手时,就亲自上阵搬运砖块,抬运灰浆。努力三个月,一百二十平方米的新房修好了。栏圈变戏法似的成了砖房,黄书勇乐得合不拢嘴。

该支队副支队长朱勇宣读了干部退役命令。在听到自己的名字时,许多转业干部眼眶都湿润了。他们当中,有机关部门领导,有资深业务骨干,也有基层中队主官。或许经历、阅历各不相同,但他们都向自己的军旅生涯交上了一份优秀的答卷。此刻,他们内心都充满了不舍。

解开黄书勇的心结后,杨振替他写申请,报镇政府批准解决了二十吨石粉和一万块钱。这点补助还不够,杨振又联系工地,让黄书勇去打零工。黄书勇埋头干,半年下来,三万块钱揣进了腰包。

杨昌强站在水田里,忙着打捞小龙虾。捞起的小龙虾被倒在一个塑料桶里,挥着大钳子。杨昌强动作轻快,将大个的择出来,将小个的放回水田。不一会,一篓活蹦乱跳的小龙虾上称、打包、装车、微信转账,被运往县城一家夜宵店。

谈话间,一只燕子飞进房来。“今年初春就有燕子来我家筑窝。燕子和人一样,都喜欢住新房子。”黄书勇幽默地说。只见屋角的燕窝上,两只雏燕喳喳叫着,黑黑的眼睛骨碌碌转,张着小嘴等着妈妈喂食。燕妈妈将昆虫塞给雏燕后又飞出屋子,一个漂亮的俯冲,滑过几块漠漠的水田。

乌阳树茂盛如盖,过路的、赶集的、干活的都喜欢在树下歇息,拉家常。来来往往的人里,少不了凤冈县公安局脱贫驻村小组的七位民警。谈论最多的,还是村里几家贫困户的家事。

木房拆掉后,阮书记请来工程队,运砖、石粉、水泥等建材。两个月后,一幢五间的砖房建成,贴上瓷砖,整好地平,又硬化了院坝,改造了厨房和卫生间,就这样,黄书伦与父母搬进了新家。

变了个人似的黄书伦,被邻村何家坡组的何国珍看上了。阮书记心思细,忙安排两人见面。哪知道何国珍的父母一口反对,理由是女儿出嫁后没人照料老两口,除非黄书伦愿意当上门女婿。

“今年这荷花一定会开出并蒂莲来。”戚涛打趣着杨昌强。杨昌强会意地笑了笑,说:“是啊,夫妻同心力量大。”

眼前干练、精神的杨昌强,几年前还是一位贫困户。七十多岁的父母身体都不好,转了不少医院,花了不少钱,还要终身服药。2015年,杨昌强又因劳累过度,患上腰椎间盘突出。住院治疗后,医生要他卧床静养一年。家中一下子有了三位病人,儿子还在读高中,活谁干、钱谁挣?夫妻一合计,决定杨昌强在家中养病,顺带照顾父母和儿子,妻子何翠去浙江打工挣钱,一家人就这样分开。

这下难住了黄书伦。当上门女婿倒没啥,可自家父母谁来照料?无奈之下,他又去找阮书记。鸳鸯有意,岂能分飞?阮书记转身变媒婆,到何国珍家作说客:“女儿出嫁也要孝敬双老,两家又隔得不远。”说媒要靠嘴,跑断媒人腿,阮书记把何家的门槛都快踩平了,终于让何国珍父母松了口,条件是让黄书伦当阮书记的面保证,把岳父岳母当自己父母一样对待。厚道的黄书伦听后,当着阮书记的面,拉上何国珍双膝跪地:“二老放心,国珍的父母就是我的父母,我吃啥您二老就吃啥。”看到跪在面前的一对,老两口眼里溢出泪水,连忙扶起准女婿和女儿,朝两人怀里各塞了一个大红包。

歇了一年多,杨昌强可以下床干点轻活。他想,自己是一家之主,得想法子挣钱还债,不能让妻子在外打一辈子工。帮扶民警戚涛的出现,让处在迷茫中的杨昌强看到了希望,两人商量后,决定饲养淡水小龙虾。没钱,戚涛出面贷款二十万;没场地,村里调整解决二十四亩水田;没技术,参加镇里举行的培训班。2019年9月,两人到江西一次性买来一千六百公斤淡水小龙虾种,开始投田喂养。

“不用你叫,劳力算我的。”阮书记说完,转身走出他家门。

他家院边长着一株山茶,虽然花期已过,绿叶丛中却藏着一朵盛开的茶花,娇艳可人。人们说:“迟开的花儿最香。”我想,这句话送给黄书伦挺恰当。

脱贫的路子找得准不准,杨昌强的忙碌就是答案。

家属及官兵代表向转业干部献花。石永明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