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Overlay

袁征美政客言论凸显对历史进程的无知

新华社北京8月21日电 题:美政客言论凸显对历史进程的无知——访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副所长袁征

新华社记者郑明达、朱基钗

袁征表示,中美合作从来都不是一方给另一方的恩赐,也不是一方对另一方的盘剥。过去40多年来,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中国人民凭着自己的勤劳和智慧,取得了巨大发展成就。中国的快速发展得益于同世界各国的交流合作,也为包括美国在内世界各国提供了持续的增长动力和重要机遇。

文章认为,最关键的是,美国在疫情期间没有采取“真诚的公共卫生战略,即病毒检测,追踪和隔离密切接触者”。缺少检测工具和缺乏协调阻碍了实施遏制病毒传播的措施。

美国疫情为何如此失控?澳大利亚广播公司驻美记者14日发文称,自疫情暴发以来,他亲身经历了美国政治、社会和卫生保健系统方面的缺陷如何变得更加明显。

近期,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为首的一些美国政客,大肆宣扬所谓“美国对华接触政策失败”的论调,企图全盘否定中美关系历史。对此,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副所长袁征在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说,蓬佩奥等一些美国政客的言论既不尊重历史,也不符合基本事实。中美建交40多年来,两国关系发展实实在在造福两国人民,绝非个别政客几句胡言乱语就可以抹杀的。

袁征表示,中国的道路是中国特定的历史所决定的,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中国人民历经屈辱和磨难,在长时间的探索中所选择的。

第三,美国的结构性不平等非常严重,不受控制的疫情、经济衰退和保险的缺失都严重影响着美国的弱势群体。

美国民众如今对疫情的反应也让赫敏的父母震惊。当他们看到有人在酒吧里不戴口罩,或者听到政客质疑疫情的健康风险时,他们感到不寒而栗。

“中方不会寻求改变美国的社会制度和价值理念,美国同样没有资格、更没有能力来‘诱导’或改变中国。”袁征说,人间正道是沧桑,处理中美关系的正确路径是尊重历史,面向未来,共同推进以协调、合作、稳定为基调的中美关系。

此外,美国社会和卫生保健体系的系统性失败是长久存在的,但美国政府无视科学等做法明显使美国疫情应对措施更加糟糕。近年来,美国政府还削减了对包括疾控中心在内的主要机构的资金支持,直接影响了美国国内医疗项目以及预防流行病方面的国际合作。

影片像是把青春成长、爱情、科幻和喜剧杂糅到了一起,既恶心又有点可爱。影片将于10月2日在北美部分影院上映,10月6日开始VOD点播。

澳媒记者观察:美疫情应对失败的四大原因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美方一些人不断鼓噪所谓“脱钩论”,企图强行制造中美“脱钩”。袁征认为,这种做法有违事实常理,注定是徒劳的。

数据显示,中美经贸关系支撑美国260万个就业岗位,两国贸易平均每年为每个美国家庭节省850美元的生活成本。美国企业在华投资兴业累计已超过7万家,年销售额达7000亿美元,其中97%都是盈利的。

袁征说,当前,中国率先控制住疫情,并推动复工复产,更加凸显中国市场的重要性。更何况中美利益已深度交融,强行脱钩将使两国关系受到长远冲击,危及国际产业链安全和各国利益。

美国田纳西州西部成为新冠病毒传播的新温床,赫敏在上周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后被隔离。赫敏的父母已经离异,为了女儿的安全曾合力将女儿从中国带回美国,但女儿如今的诊断结果却让他们感到挫败和无助。母亲普里西拉说,只希望女儿的情况“不会太糟”,父亲则怀疑女儿是被家中成员传染。

展望未来中美关系发展,袁征认为,中美关系的本质是互利共赢。两国在双边、地区和全球层面能否展开互利合作,关乎两国人民的福祉,关乎世界和平与稳定。

首先,美国政府对疫情严重性的认识太少且太迟。文章称,美国总统特朗普曾淡化疫情严重性,公开表示“疫情就像普通流感”,声称对疫情的担忧是“骗局”。

在袁征看来,中美之所以能够实现和解进而走向关系正常化,最根本的一条就是双方都坚持了相互尊重、求同存异的原则,搁置了彼此意识形态的差异。“当前,美方一些政客声称美国当初与中国接触和建交是为了改变中国,美国对华接触政策已全面失败,渲染意识形态对立,竭力鼓吹冷战思维,凸显出对历史进程的无知。”

蓬佩奥7月23日在加利福尼亚州尼克松总统图书馆发表演说,号召所谓的“自由世界”“诱导”中国改变,其言论引发美国许多前政要、学者、媒体的质疑和批评。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近日发布的2020年度会员调查显示,近七成受访美国企业对中国市场未来五年的商业前景感到乐观。基于对中国市场的“长期信心”,87%的受访美国企业表示不打算将生产线搬离中国。今年上半年,美国对华实际投入外资金额同比增长6%。

这部小成本科幻片近日曝光了预告,有人在在班上自爆后,不知道接下来还有谁会感染这种“病毒”,这些年轻人被集中起来。睡觉时得用睡袋,但还是不断有人自爆。最后只得把他们隔离起来,但就这样也无法阻止年轻人恋爱。

其次,口罩、个人防护装备和呼吸机的有限供应显示出美国疾病预防工作中存在重大漏洞,也充分展现了现代美国政治和社会的特征——尖锐的政治分歧。各州之间争抢口罩和个人防护装备,各地的抗疫措施也常常与州措施相矛盾。

“众所周知,美国对华接触政策是1972年由尼克松政府所开启,但蓬佩奥有意选择在此发表歪曲历史事实的观点,既是对逝者的极不尊重,也是对当年访华人士的极大嘲弄。”袁征说。

“蓬佩奥等政客大谈所谓美国‘吃亏’、中国‘抢掠美国’、‘美国重建了中国’等论调,罔顾事实,只会激起中国人民内心的愤怒。”他说。

一段时间以来,美方已经先后退出了十多个国际条约和国际组织。不久前,美方宣布退出世卫组织,国际社会普遍认为,美方此举破坏国际抗疫合作,给那些急需国际支持的发展中国家带来严重消极影响。

赫敏的父亲詹姆斯·迪奇在接受CNN采访时说:“(中美的疫情应对)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我们在中国时,不太能出门,需要佩戴口罩,测量体温。有段时间里,湖北一些地区的民众需居家隔离。但在美国,人们随意外出,随意做想做的事,好像不太在意病毒是否会传播。”

“美国不断退群,不愿承担应尽的国际义务,实际上是在以退为进,意在颠覆现有的国际秩序,改造甚至是另行打造一个美国所主导的国际新秩序。”袁征说,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何美方会在联合国大会的多边舞台上大谈“美国优先”的正当性,甚至对盟友也锱铢必较、肆意打压。“在美方看来,国际无秩序可言,其奉行的是丛林法则,弱肉强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