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Overlay

湖南统一战线引资源聚合力画好精准扶贫“同心圆”

中新网长沙11月11日电 题:湖南统一战线引资源聚合力 画好精准扶贫“同心圆”

民建怀化市委会专职副主委蒲学刚为推动发展村里的红薯加工厂,奔走在通道县大高坪苗族乡的乡间小路上;郴州市政协副主席、九三学社郴州市委会主委潘执坤率队赴许家洞镇板屋村进行脱贫攻坚民主监督;湖南省新的社会阶层人士联合会等赴凤凰县开展帮扶活动……湖南统一战线各界人士助力决胜脱贫攻坚的目标明确、步履坚定。

会记住每一条血性的江河

另据「子弹财经」观察,有些少儿编程机构表面主打“在线小班课”,实际做的是“在线一对一”模式,为何会这样?

据天眼查的最新数据显示,在少儿编程创业潮掀起的这5年来,如今在业的“编程”相关企业有2214家,而在最近一年内就有719家新企业成立,其中拿到融资的企业不多。

从线上供给来看,线上产品解决方案的多样性,也还没像少儿英语一样可以不断细分出更多的品类。比如,在线外教一对一可细分为固定外教、非固定外教、欧美外教和菲律宾外教等等。因此,少儿编程行业还没出现“百花齐放”的格局。

颁授勋章奖章并发表重要讲话

“专业人才紧缺成为横亘在少儿编程机构面前的一个难题。”王江有坦言,目前比较难从社会上找到能运营少儿编程项目的人才,基本都得从零开始培养,而这类人才的培养显然需要较长时间。

除了头部机构,部分腰尾部机构也获得了融资。“因为少儿编程行业尚处于早期发展阶段,未来成长性较高。即便上不了市,还可以通过被并购让资本退出。”投资经理沈彤(化名)向「子弹财经」解释道。

早下手“吃肉”,后下手“喝汤”

将产业有机嵌入乡村是民营企业参与脱贫攻坚的共识。“万企帮万村”行动中,湖南6165家民营企业对接帮扶的8243个村中,建档立卡贫困村就有6118个。(完)

此外,湖南省统一战线还积极开展光彩行动、公益慈善等特色帮扶活动,助推扶贫攻坚事业发展。如宁乡市巷子口镇同心村庄创新实施“巷子花开”同心项目,搭建“同心汇”公益服务平台,引进9家社会公益组织入驻,提供就业技能培训等免费公益服务,并引导统战人士特别是非公经济人士投资乡村,为村民搭建创业就业平台。

历史会记住每一朵翻腾的浪花

湖南护理学校“民盟·同心班”“民建·长沙银行班”“致公·华腾制药班”……“送”职业教育既扶贫又扶技,既助学又助业。截至目前,“一家一”项目共吸引167家公益伙伴、130所优质职业学校参与,筹措资金24792.4万元,资助贫困学生54420人。

此外,湖南省委统战部坚持把脱贫攻坚作为参政议政、民主监督的重要内容,引导各民主党派、工商联和无党派人士,围绕深化农村改革、发展农村经济、推进农民增收等重大问题,开展联合调研、重点调研,积极参与全省脱贫攻坚民主监督工作。

“14亿中国人民同呼吸、共命运

事实上,从融资情况来看,资本下注还有一个显著特点——以加码线上机构为主。

“武汉必胜、湖北必胜、中国必胜”

总书记为全中国人民点赞

钟南山、张伯礼、张定宇、陈薇

在湖南省委统战部扶贫工作队的引导下,黄石村因地制宜,在成立茶叶专业种植合作社、发展传统种茶产业的基础上,积极试水茶旅融合,将一、二、三产业融合,打造田园旅游综合体。

游客多了,村民有了稳定收入。2019年,村上的茶叶种植合作社和旅游公司共发放劳务工资及土地流转费220万元,其中贫困户78万元。

更重要的是,经历过疫情对线下业态的影响后,人们对线上业态更为看好。“无论是疫情还是市场环境,均存在诸多不确定性,因此,当前主打线上化商业模式的创业项目更易受到资本追捧。”少儿编程品牌瓦力工厂创始人李慕对「子弹财经」表示。

湖南省委常委、统战部部长黄兰香强调,要推动优势兵力、优质资源向一线聚集,凝聚起奋力冲刺的强大合力;要坚持问题导向,进一步把问题排查到位、解决到位,全力杜绝“两不愁三保障”方面的“硬伤”。

也正因为少儿编程行业发展偏早期,仍处于培养用户认知与扩大渗透率的阶段,所以整体竞争并不激烈。目前,少儿编程机构之间的竞争更多表现在渠道投放上。“比如只有一个抖音和一个微信朋友圈,大家都去投放,想不产生竞争都很难。”王江有说道。

当前,不管是政策导向,还是主流趋势,少儿编程无疑都是资本值得押注的赛道之一。但在获得了资本的认可后,少儿编程机构要想既走得快,又走得稳,还走得久,显然需要从业者共同去攻克市场渗透率不高、专业人才紧缺等集体性难题,资本与用户都在等待他们的答卷。

当然,在王江有看来,资本最看重的还是少儿编程的前景。他表示,未来,少儿编程不仅将成为普及学科,还将成为每个人的基础素养。“投资就是投趋势,不是今年投,今年就有回报,此时押注,后面的增长还是可以预期的。”

“一家一”助学就业·同心温暖工程由湖南省委统战部、省教育厅和省扶贫办牵头,在湖南中华职业教育社设项目办公室,动员、引导、整合各民主党派、无党派、非公经济、港澳台海外等社会力量,对接湖南武陵山片区、罗霄山区和有关扶贫工作重点县,以区域内农村贫困家庭为主,每户资助1名孩子2年4000元学费,帮助完成两年职业院校学习、一年企业顶岗带薪实习并推荐就业。

全国人民都“为热干面加油”

妻子感染新冠病毒的情况下

除了面对资本的严苛,主打线下业务的被投项目还遭遇“降估值”的情况。

虽说行业整体竞争并不激烈,各玩家也在快速地发展,如编程猫、核桃编程等头部的少儿编程机构已经在用户市场上拥有了品牌认知度,课程开发体系也更完善,不过这个行业仍存在一些“集体性的烦恼”。

11月20日,编程猫宣布完成13亿元D轮融资,这是目前国内少儿编程领域内最大的一轮融资。而就在7个月前,该公司才宣布获得2.5亿元C+轮融资。除了编程猫以外,还有数家知名少儿编程机构在今年获得了融资,比如3月完成1.5亿元Pre-C轮融资的小码王以及5月获腾讯B+轮投资的西瓜创客。

此外,王江有还提到,头部少儿编程机构持续受资本青睐也是“情有可原”。经过五年的发展,少儿编程行业已出现头部效应,跑在前面的一些被投企业的发展势头本身就不错。“要知道,它们之所以能走到今天,势必解决了运营过程中的师资和课程等问题,踩过很多坑,已经走出来。”王江有说。

细数今年获得融资的少儿编程企业,基本上是发展势头良好的企业,如编程猫、小码王等,这些企业在市场上已形成了一定的品牌效应。“毕竟,企业经营没有偶然性,而是一个长期积累、循序渐进、厚积薄发的过程,很多阶段是无法跳跃过去的。”王江有说道。从这个层面上看,资本是以企业的发展情况来做投资判断,发展情况不理想的企业则难以融资。

回顾今年上半年,国内的大环境并不乐观,少儿编程赛道缘何引得资本争相下注?

洋利农林公司帮扶岳阳县黄沙街镇和谐村种植栀子花,让全村贫困户增收近76万元;“盐津铺子”帮助新化县水车镇正龙村种下1万斤高山小黄姜,用保底收购的模式让贫困户种下希望;达嘉维康医药有限公司指导花垣县双龙镇桃花村发展药果套种产业,实现整村脱贫……

事实上,少儿编程并非是在今年才跑出来的“黑马”,其在2018年就赢得了投资人的青睐——彼时获得融资的少儿编程机构就超过30家,总融资金额超过20亿元。但碍于当年市场的需求还不大、课程体系尚未完善、师资力量匮乏等原因,少儿编程行业暂时“冷却”了下来。

脱贫攻坚“实”字当头。近年来,湖南省各级统战部门积极引导非公有制企业发挥自身特色优势,搭建村企共建平台,因地制宜开展帮扶工作,致力解决与贫困群众切身利益相关的民生问题,释放农村发展动力。

中国人民用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勇气

“要知道,在市场规模还不够大的情况下,线下模型其实算不过来,毕竟愿意花1万多报线下少儿编程课的人占少数。”沈彤说道。

长期关注少儿编程赛道的投资人士周亮(化名)向「子弹财经」透露,被投少儿编程机构跟头部玩家的差距必须保证在能追赶的范围内。

安化县江南镇黄石村。杨华峰 摄

前几年,有资本鼓励被投的少儿编程企业烧钱扩张。“以烧钱换增长,ROI可能很低,现金流甚至为负,烧到一定规模,资本就觉得能投了。烧钱速度越快,资本就越喜欢,尤其是一些美元基金。但如今,投资人变得异常苛刻。”沈彤表示。

而少儿编程自然成为资本下一个押注赛道。据王江有介绍,目前,少儿编程的市场渗透率仅1.5%,意味着它有巨大的成长空间。如果此时看明白这点却不出手,等到渗透率达20%的时候再下注显然为时已晚。“现在,资本提前投是吃肉,后面投只能喝汤。”他说。

一场气壮山河的人民战争、总体战、阻击战打响

其次,是团队的背景,以及他们在教研、教学方面的能力和思路。“之前,我看过几个少儿编程项目,最后没投是因为他们都是程序员出身,而我更倾向于老师出身的团队,毕竟他们更知道学生想要什么,该给学生什么。”

湖南绿佰珍生物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在祁东县白地市村设中药材种植基地,并指导贫困户种植白术等中药材。民建湖南省委会供图

280亩果园,80亩荷花池,3000株用于绿化的樱花等观赏商业两用树苗,七彩滑道、水上乐园等游乐项目在湖南统一战线各界资源力量的支持下快速到位。如今,游客来到黄石村,可以入茶园观光,进果园采摘,去荷塘拍照,到河边垂钓,赴游乐园游玩,在思贤溪上漂流。

当然,除了融资问题,获客成本高企问题同样值得关注。据冯岩介绍,相比去年,今年少儿编程机构的线上整体获客成本至少翻了一倍。

据「子弹财经」观察,今年少儿编程机构在短视频平台的投放增加了不少。鉴于短视频平台属于效果类投放渠道,更注重用户的转化率,而少儿编程行业还处于用户培养阶段,尚未到“用户收割”阶段。

提出修订建议的司法机构政务处表示,近年民事案件数量大幅上升,尤以源于免遣返申请的司法复核案件为甚,对司法机构的工作量带来巨大压力。为确保所有案件能够在合理切实可行范围内尽速得到有效处理,司法机构对在高等法院进行法律诉讼的若干程序进行调研,建议对相关法案作出修订。

书写下可歌可泣、荡气回肠的壮丽篇章

“我们都为自己是中国人感到骄傲和自豪!”

同样地,李慕也认为少儿编程行业发展从市场需求上来看仍偏上升期,用户对少儿编程行业的认知以及机构的品牌认知还较浅。“比如家长对整体行业认知的差异,更多是大家提出的营销词汇的区别。”他说。

据艾瑞咨询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目前,国内少儿编程的市场渗透率仅为1.5%。“一个行业经历5年的周期,确实是一个很新的行业。”王江有认为,当渗透率达到20%以上时,才预示着少儿编程行业发展迈入中期阶段。

精准扶贫被纳入湖南各领域党外代表人士主题教育活动内容,湖南省社会主义学院开设了精准扶贫课程,引导广大统战干部和统一战线成员以实际行动为脱贫攻坚献力。

“全中国等你痊愈,我们相约春天赏樱花”

在胆囊拆除手术之后第三天就投入工作

安化县江南镇黄石村距离县城25公里,抬头是山,低头有溪,12000亩的山林,600亩的水域,资江的一级支流思贤溪自南向北穿村而过,虽天然宜居但也曾是贫困村的一员。

“万企帮万村”截至今年6月底,6165家民营企业对接帮扶8243个村,累计投入资金94.3亿元,惠及贫困人口108.8万人;“泛海助学”累计已资助2万余贫困学子;“阅读·梦飞翔”“城镇贫困低保妇女‘两癌’免费筛查”……翻开湖南省委统战部脱贫攻坚工作台账,一串串数字、一项项帮扶活动,记录着全省统一战线成员助力脱贫攻坚的责任与担当。

会记住他们曾经怎样在呐喊中奔流向前

说到底,少儿编程和K12在线教育一样,都存在着相似的问题,正考验着各企业解决问题的能力——市场占有率、师资力量和服务质量,当企业在这三方面的能力越强,就越容易获得融资,而获得融资后发展则更有优势,这无疑是一个正向循环。

但某些少儿编程机构仍宣称自己主打在线小班课,或许想要“迎合投资人”。“毕竟,投资人天然地认为在线一对一模式是规模不经济的。”他说。

回首岁末年初,大疫初降

立足特色拧成“一股绳”

据从业者冯岩透露,今年,如果被投少儿编程机构以线下业务为主,估值会被压得很低。“甚至有些投资人盼着被投企业账上资金吃紧,以借机压价。要想提高估值,还得讲在线增长的故事。”他说道。

随着在线教育行业的渗透率不断提升,资本的目光也快速聚焦到少儿编程这个领域,各机构获得融资的消息接连传出。

“头上高山,风卷红旗过大关”

线上获客成本至少翻一倍

在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

从曙光乍现到山河无恙

张江慧。湖南中华职业教育社供图

从平地惊雷到山川肃静

特区政府据上述建议向立法会提交条例草案,草案于2019年12月27日刊宪,并于2020年1月15日正式提交立法会审议。(总台记者周伟琪金东)

在王江有看来,当下少儿编程行业的供给还需要进一步丰富。从线下供给来看,线下网点供给还没有便利到能让孩子们“随时学”的程度。

“两癌”免费检查公益活动(湘西站)启动仪式现场。湖南省委统战部供图

除此以外,资本更关注被投项目跟头部玩家的差距。

那么,在今年疫情“黑天鹅”的影响下,这个行业发生了什么变化,为何再度热闹起来?

“其他热门赛道基本已进入后期阶段,大多资本很难挤进去。”少儿编程品牌小码王创始人王江有向「子弹财经」说道,K12在线教育是一个刚需市场,但目前已进入“资金向头部玩家聚集”的阶段,且不说资本此时加码的价格很贵,真正能挤进去的资本寥寥几家。“这意味着,很多资本不得不把投资重心转向其他赛道。”

在面向全省51个贫困县全面开展帮扶的同时,湖南省委统战部按照“三进三出”思路(把专家人才请进来,把教育培训请进来,把市场要素请进来;让农村骨干走出去,让特色产品走出去,让乡土文化走出去),着力帮扶安化、通道等县,做好“点上文章”,促成隆平高科等企业的一批扶贫项目落地,产生示范带动效应。

在益阳市安化县江南镇茅坪村,经常能见到党外知识分子“智囊团”的身影。这支由湖南省知联会会长、中科院亚热带农业生态研究所首席研究员吴金水领头的队伍,2018年在湖南省委统战部的邀请下来到村里,帮助解决了村上耕地面积不足10%村民增收难、没技术没资源规模养殖难等问题。如今,茅坪村80亩名优果园生长形势喜人,生猪和肉牛生态循环养殖场成村民增收“法宝”。

资本变得严苛,行业标准提高

绘就了团结就是力量的时代画卷!”

相比起如今投资人的愈发谨慎,前几年资本对少儿编程的投资风格可以说是“令人咋舌”。

“同心温暖工程犹如雪中送炭,点燃了我的梦想。”出生于炎陵县的张江慧,高中时遭遇父亲意外受伤、年久失修的几间土坯房在暴风中垮塌等变故,不得不辍学帮家里分担压力。在“一家一”助学就业·同心温暖工程的帮助下,张江慧重返校园并顺利完成学业,如今成为炎陵县红军标语博物馆年龄最小的讲解员。

自脱贫攻坚战打响以来,湖南统一战线紧紧围绕该省如期打赢打好脱贫攻坚战的目标任务,充分发挥联系广泛、人才荟萃、资源丰富的优势,坚持找准“穷根”、瞄准“靶向”,深入开展“问需帮扶”,推动形成各方力量踊跃参与、协同推进的良好局面,汇聚起强大攻坚力量。

在此情况下,今年的早期少儿编程项目想获得融资并不容易。“因为现在新企业出来的速度远超当年,可能一年冒出数百家,最后能拿到融资的企业不多。”王江有说道。

不过,资本在持续加码少儿编程赛道的同时,也更关注其盈利能力及存在的问题。多位业内人士告诉「子弹财经」,资本在看少儿编程项目时,除了关注基本的增长,也会更关注财务模型的健康度,甚至关注项目与头部玩家的收入规模差距。

通过的条例草案涉及将上诉许可申请、批出司法复核许可的上诉聆讯,由3名法官改为2名法官处理,旨在帮助司法机构尽快处理上诉案件。

“一家一”助学就业·同心温暖工程“民建·长沙银行班”10月9日开班。民建湖南省委会供图

“当头部少儿编程机构在拿融资时,基本都会告诉投资人,未来他们可以通过项目IPO实现退出。”长期从事少儿编程行业的冯岩(化名)对「子弹财经」透露。

发挥优势擦亮“特色牌”

周亮分析,从“在线一对一”到“在线小班课”,师资成本不断减少的同时,客单价也随之降低,但获客成本并未因此降下来,且要面临十分复杂的排班问题。更重要的是,报少儿编程课的学生数远不及报学科辅导类课的人数。“最后,你会发现,在线小班课模型反而不如在线一对一模型。”

统一战线点多、线长、面广,贫困地区情况又千差万别,集中力量、精准发力至关重要。湖南省委统战部围绕怎样把各团体、各阶层、各领域的力量有效组织和动员起来,通过开展基层大调研,制定出台《全省统一战线聚力脱贫攻坚行动方案(2017-2020年)》,并召开全省统一战线聚力脱贫攻坚推进会具体部署。

2019年5月,脱贫攻坚民主监督工作座谈会召开。湖南省委统战部供图

2月,VIPCODE获战略投资;3月,小码王完成1.5亿元Pre-C轮融资,代码星球获Pre-A轮融资,乔斯少儿编程获战略投资;4月,编程猫完成2.5亿元C+轮融资……

当前,家长们还没有把编程作为孩子的必学科目。“要知道,少儿编程行业最理想的情况是人人都学编程,就跟少儿英语一样。”他说。

世上没有从天而降的英雄

据他介绍,首先,最主要的是收入规模差距。“如果被投少儿编程项目的月均收入低于1000万元,我们不会看的,因为它跟头部玩家的差距太大,几乎没有追赶的可能性。”

宁乡市巷子口镇同心村庄创新实施“巷子花开”同心项目,引进社会公益组织,提供就业技能培训等免费公益服务。刘曼 摄

注重实效念好“产业经”

因此,机构花重金做效果类投放恐怕不是明智之举,对此,冯岩也认为“少儿编程机构在短视频平台的投入产出比不高”。

今年以来,除了关注产品、教研和服务,资本还更关注健康的财务模型。“很多少儿编程机构对外PR的时候,都会强调续费率、ROI和现金流等关键指标,以证明自己处于良性成长的状态。”沈彤说。

这也意味着整个少儿编程行业的标准提高了,从过去的“风口创业”发展到如今的“真刀真枪”——得拿出可靠的运营数据和发展逻辑,才能叩开投资者的大门。

最后,困扰少儿编程机构的另一个难题则是续费率问题,其反映的也是市场需求的问题。要知道,长期将少儿编程作为孩子每年必学科目的家长只占少数。“有些父母让孩子学编程,更多是为了尝鲜,达到接触和学习的目的就够了,可能不会选择续费。”冯岩如是说。

从八方驰援到同向同行

当前,少儿编程行业尚处于早期发展阶段,各玩家难免会面临着不少的挑战难关。有人表示,今年少儿编程机构的线上整体获客成本较去年同期至少翻一倍;有人指出,少儿编程赛道的“集体性难题”仍存在,亟待从业者共同攻克。

耄耋之年,星夜逆行奔赴武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