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Overlay

中国工业机器人狭路狂奔部分赛道与跨国公司并驾齐驱

中国本土的工业机器人企业起步较晚,但它们正在追赶上跨国企业的步伐,在一些细分赛道已经能与跨国公司并驾齐驱。

用于汽车生产线的六轴机器人是工业机器人中最主要的品类,这一市场被ABB、发那科、安川和库卡等传统强企占据。不过,“在AMR这个领域,国内和国外可以说是同时起步的。并且技术上的差距基本是可以抹平的。”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的高工机器人研究所所长卢彰缘说。

截至7月4日24时,福建省累计报告境外输入确诊病例67例,已治愈出院65例,目前住院2例,无死亡病例;现有报告境外输入疑似病例0例;现有报告境外输入无症状感染者尚在接受集中隔离医学观察6例。

高工机器人产业研究所(GGII)统计的数据显示,2019年国内AMR市场销量前十名厂商累计出货2930台,占国内市场份额的66.6%。从市场份额来看,国内的海康机器人居首位,斯坦德位居次席, Geek+和优艾智合等均占据一席之地。

类似的,库卡等企业也推出了AMR产品。不过它暂时还不能对现有的AMR头部企业构成威胁。“库卡的价格接近我们的十倍,它怎么竞争?”斯坦德一位销售负责人对记者表示。

“(中国企业)本土化的优势比外资大厂商大很多。在AMR领域,目前国产份额接近90%。”卢彰缘告诉记者。

“节卡的成本原来是高的,这也是协作机器人行业面临的整体状况。当我们的编码器、电机等核心部件实现技术更新之后,成本自然就下降了,而盈利空间实际是上升的。”孟小波说。

“国外的厂商也会收集客户的需求,比如能不能开源,客户自己去做适配性开发。”卢彰缘表示,“外资厂商即便知道定制开发需求,也不会立即满足客户。对于大厂而言,产品端的每一个小改动都需要严格的立项和审核,缺乏比较好的机制和灵活性。而很多创业公司则具备较强的快速反应能力。”

协作机器人市场已经引来了巨头的参与。去年末,发那科和安川相继推出了新型的协作机器人,两者的加码给产业带来了更多竞争。

高工咨询与斯坦德机器人在工博会期间联合发布的《2020年自主移动机器人产业发展蓝皮书》显示,2019年中国的移动机器人市场规模增长了8%,但也仅有26亿元人民币。其中AMR的占比还处于较低水平,2019年市场规模大概7.85亿元,占比约三成,其余的七成则是AGV设备。GGII预测,AMR的占比将逐年提升,预计2025年有望达到48%。

工业机器人的售价已经连续多年下滑,协作机器人也不例外。这并非全是坏事。节卡机器人副总经理孟小波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说,节卡相信“成本驱动创新”,在优胜劣汰的行业环境里,整体价格下滑会奖励那些创新和真正做研发的企业。

7月4日零时至24时,福建省报告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0例、境外输入疑似病例0例。

去年中国的协作机器人销量8200台,市场规模只有10.7亿元。这是一个快速成长的市场,过去的5年时间里,协作机器人市场规模年均复合增长率为53%。

福建省卫生健康委员会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密切接触者已解除医学观察14732人,尚有121人正在接受医学观察。(完)

与AMR的市场格局类似,中国企业在协作机器人这一细分赛道同样占据优势地位。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工业机器人市场,去年销量整体下滑,但同时也显示出比全球市场更大的韧性。2019年,全球工业机器人销量39.7万台,同比下滑了近6%;中国去年工业机器人的销量为15.31万台,同比仅下滑了2.1%。

2019年的中国协作机器人市场,以节卡等为代表的国产协作机器人,在对技术和市场的把握基础上,市场份额快速攀升。

“2019年国产SCARA市场份额提升至39%,并联机器人市场份额达到75%。”卢彰缘对记者表示,SCARA的代表企业如台达、汇川技术、众为兴等,体量上与国际二线品牌已经相差无几;国产并联机器人的头部企业则包括了勃肯特、阿童木以及华盛控等,其中勃肯特的市场份额已经仅次于ABB。

AMR(Automated Mobile Robot)指的是自主移动机器人,它与AGV(Automated Guided Vehicle )同属于移动机器人领域,它们主要用于满足制造业与仓储场景对自动化物流的需求。

工业机器人的上游核心部件,此前一直为日本等外资企业所掌控,这限制了国内机器人企业的盈利能力。这种情况也在逐步改变。天机机器人是长盈精密和安川电机的合资公司,它的董事长陈曦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如果工厂内的机器人主要用在上下料等环节,那么进口的部件就“过配”了,国内部件已经完全能够满足需求,而企业也能实现更好的性价比。

中国的AMR厂商主要诞生于2014年之后,随着激光SLAM(即时定位与地图构建)与视觉SLAM技术的持续提升,自主导航的AMR获得快速成长,新进厂商增长迅猛。斯坦德、灵动科技等均诞生于这一时期。

细分市场的协作机器人虽然增速下滑了,但29%的销量增长远超行业平均水平。2019年,中国协作机器人在整体工业机器人销量占比5.36%,上升了1.32个百分点,GGII预计今年协作机器人销量占比能够达到6.5%以上。

“终端用户需要的不仅是一台机器,而是一套解决方案。”卢彰缘对记者表示,这意味着用户需要在厂商产品基础上因地制宜的二次开发。在这一点上,国内的企业更容易做出灵活的调整,并更好地满足终端用户的需求。

较低的价格会降低企业引入工业机器人的门槛。GGII估计技术进步和价格下滑将令协作机器人的接受度进一步提升,带来市场规模的扩大。

从市场规模来看,移动机器人是一个典型的细分赛道。

近年来,部分国内机器人企业通过研发和并购,逐步实现了相对完备的布局。上市公司哈工智能是国内少数有完整产业链的企业,涵盖了工业机器人应用、工业机器人本体及工业机器人服务。在细分赛道发展迅猛的节卡也在寻求对产业链的把控。

本地疫情方面,7月4日零时至24时,福建省确诊病例、疑似病例、无症状感染者“零新增”。

菲律宾输入无症状感染者为36岁广西籍男性王某,在菲律宾工作,7月3日从马尼拉乘航班MF820回国。4日其核酸检测结果阳性遂转送至厦门市定点医院隔离诊治。其同航班旅客均已落实隔离医学观察措施。

新加坡输入无症状感染者为6岁小女孩,福建省莆田籍。其7月1日从新加坡乘航班MF852回国。入境时无发热等症状,在机场采样进行核酸检测,被转送至定点酒店隔离。2日核酸和抗体检测结果均为阴性,4日再次采样结果阳性,遂转送至市定点医院隔离诊治。其同航班旅客均已落实隔离医学观察措施。

并联机器人和SCARA(Selective Compliance Assembly Robot Arm,一种应用于装配作业的机器人手臂)两个重要的细分赛道,中国市场份额第一的分别是瑞士的ABB和日本的EPSON,不过中国企业开始占据重要位置。